女孩B不是一個女孩,

但是啊反正現在連40歲的大嬸都叫自己女孩了。

她不高,就是一般女性的平均身高再高一點兒。

她不胖,就是一般女性的平均體重再多一點兒。

還有,她非常非常的厭世,

這就是我們所知道的女孩B了。

 

女孩B非常討厭搭公車,尤其是夏天的時候,

陽光的熱度加快了所有事物敗壞的速度。

有時候她可以聽見自己的皮膚滋滋作響,

就算隔了一層公車玻璃,

炙熱的太陽系中最耀眼的星球依然照常驅趕陰暗、低能、不夠亮眼的生物,

汙穢如她,幾乎快被消滅。

 

一群小孩上車了,青春洋溢的討論着期中考題

談笑聲中夾雜着陽光,她都看見了。

嘖,好吵。

期中考這種毀滅性這麼高的事情為什麼要笑着討論呢?

 

一群媽媽上車了,

穿戴名牌卻來搭公車,不知是環保還是貧窮

在冷氣下站定位了,開始討論股票跟老公。

嘖,好吵。

你老公有沒有外遇為什麼要講給全公車的人聽呢?

 

公車越來越擠了,塞滿了鹹鹹的人肉。

她聽見所有人的肌膚滋滋作響,陽光的熱度加快了所有事物敗壞的速度。

 

一個奶奶上車了,她被擠上車了,

擠擠擠擠擠擠擠擠擠擠擠擠,車門關了。

‘‘我不是要在這裡上車的阿!’’

小孩還在嬉鬧,媽媽還在談天。

奶奶微弱的呼喊像被拋進真空宇宙,沒有任何介質可以讓它傳遞到任何人耳裡。

 

女孩B站在遙遠的窗戶旁默默地哭,

她好害怕,比害怕陽光還要害怕。

 

怎麼辦,這裡什麼都沒有,除了垃圾跟我。
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貝拉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